?

首页» 金色阳光» 我在墨尔本“洗肺”

我在墨尔本“洗肺”

发文时间:2016-01-14
王福扬
      我说的“洗肺”可不是微手术,是北京当下的诙谐用语。由于许多城市雾霾严重,空气中BM2.5含量严重超标,于是人们想法设方到空气新鲜的地方旅游,称作“洗肺”。
      我来澳大利亚墨尔本已经是第三年了,其实我每天都在“洗肺”。因我患有糖尿病,饭后半小时要到街上步行30至40分钟,但不同往年的是,今年12月北京遭遇雾霾红色预警,此时的散步别有一番情趣和意义。
      清晨,我漫步在静静的街道,空气湿润并带有丝丝的凉意,罔若嘬吮着山泉滋润我的心田。伴着霞光,太阳出来了,顿时天地间大亮特亮,光芒四射。不仅照射着街道、房屋、树木、花草,也将我的身体照射得宛如透明状,使我铅华散去童真归来,心情好快活!从慢步走到快步走,我大口大口地贪婪呼吸着,好像突然间摒弃了堵在胸口的淤塞,痛快极了。
      午间,我沿着弯曲的带状小道前行,不时看着蔚蓝的天空画布,白云一绺一绺的、一朵一朵的、一撮一撮的,一滩一滩的,好像稚嫩的孩童涂鸦;有的云矜持,有的则变幻。这一块是虎头,那一块是奔马,旁边又像是一个少女的头像,飘逸着长长的秀发。脖子仰得累了,我收回目光平视前方,那簇簇树叶,坦坦草坪,绿叶欲滴,在光合作用下吐出氧气并泛着莹光,幌得我瞇起眼来,仿佛置身于一幅美丽的油画当中。
      女儿家在墨尔本郊区,距离CORUM海边只有4站地,步行单程20分钟。晚饭后,我经常步行到海边,沿着带状的便道,漫步向前走去。马路两旁都是一座座HOUSE,我发现,各家各户的房前屋后都有自己的小花园,虽然都有一片绿茸茸的草地,但种植的花木却大相径庭。有的院子种上一株奇美挺拔的椰子树,地面上种的是繁密的绿色灌木丛;有的院子种的是高大叠翠的桉树,地下却盘根错节藤条缠绕;有的院子栽的是整齐的松柏,地面的花池子种的是红玫瑰,红绿与蓝天白云相映十分艳丽……我一路走来,眼前是清新的花朵、花簇、花丛,自由绽放,缭绕在我周身的是阵阵芳芬。不知不觉我已走到海边,一切都是静寂的,唯有海涛仍旧长歌斯鸣,海滨如同湖色一样美丽。海风带着水气吹佛着我的周身,我贪婪地进行深呼吸,心中顿感无比轻松和惬意,我情不自禁似为大海的磅礴气势所感染,耳边好像响起了王立平作曲的《大海啊故乡》……
      太阳快要落山了,虽不太冷,风吹过也掩不住瑟瑟之意;虽不太累,走路多一点难免有些劳顿困倦。需要休息时,我就坐在便道的长椅上,或嗅闻着青草散发出来沁人肺腑的清香;或定时近看飘逸的白云,远眺摇晃的树梢,进行我的养眼之术。






?